• 印度右翼组织成员为特朗普庆生 给海报喂蛋糕 2019-06-13
  • 公众论坛官方网站首页·南方都市报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 2019-06-13
  • 有骨气!外援被中超解约后拒绝回归:宁愿少赚2千万 2019-05-22
  • 尼斯湖里有啥?新西兰学者欲探测“水怪DNA”揭秘 2019-05-22
  • 中国的强大不是说说而己,不要因为有俩钱就以为成了世界老大 ! 拥有保护财富和维护主权的能力,才是真正强大的标志!(原创首发) 2019-05-16
  • 政协网络在线-天山网 2019-05-16
  • 2018丹寨万达小镇轮值镇长评选 2019-05-14
  • 为人民谋幸福 奋力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2019-05-13
  • 沈阳日报社社长程谟刚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-05-12
  • 2018网络中国节·端午 2019-05-12
  • 服制与古代法律的儒家化 2019-05-11
  • 胡春华在河北调研督导脱贫攻坚工作(图) 2019-05-10
  • 阿富汗塔利班不延长停火 停火期结束后将恢复作战 2019-05-10
  • 50条冬游线路邀市民畅游京郊 2019-05-09
  • 牢牢抓住新时代广东发展的关键重点——三论认真学习贯彻省委十二届四次全会精神 2019-05-08
  •     笔趣阁 怎样控制自己每天赢500 www.mfri.com.cn最快更新神运武医最新章节。

        楚夜的眼中,闪烁着淡淡的忧伤。

        杜小玥小嘴一噘,道:“行了行了,别跟我装了,不就是要个好处嘛!”

        说完,她送上温润香甜的嘴唇,在楚夜嘴上飞快一点,然后道:“现在满意了吧?”

        楚夜笑逐颜开:“满意,相当满意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还不把玉髓芝给我?”

        “给你!”

        楚夜没有再得寸进尺,当即从储物袋中拿出玉髓芝,交给杜小玥。

        “你在房里好好炼化玉髓芝,我有事要出去一趟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去哪儿?”

        “群英阁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在这里休息?”

        “我不是回去休息的,而是帮你扫清前路的障碍?!?br />
        楚夜径直离开,杜小玥有些不解,不太明白楚夜的话。

        不过,她现在也顾不得其他的了,立刻从盒子里拿出玉髓芝,开始炼化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楚夜离开尚武峰,直奔太乙山群英阁。

        原本楚夜打算直接去找马未名的,可走着走着,却来到了自己原来住的客房。

        他愣在门前,他知道,自己并不是要来自己的客房,许是因为心中有所念,才情不自禁的走到了这里。

        他所念,自然是隔壁房中的人。

        “唉……她应该恨我入骨吧,我还心心念念的,又有什么用?!?br />
        楚夜叹息一声,还是走向了水天音的房门口。

        他站在那里,没有敲门,只想在这里待一会儿。

        “不论她天赋多好,修为多高,说到底她毕竟是一个女人,这件事,纵然我们都不是自愿的,我作为男人,也应该负责到底?!?br />
        他在门口徘徊两步,准备敲门找水天音谈谈,可抬起的手,始终无法落下去。

        “他现在这么恨我,肯定连见都不想见我,就算我想负责,她也不会给我这么机会的,而且,此事若教他人知晓,对她的名誉,将会造成极大的损害?!?br />
        楚夜忽然回想起水天音当时跟他说过的一句话,她说,此事若有第三人知晓,她必杀他。

        “她应该不愿意再提及此事,就把活死人墓中的一切,当成一场梦,我还是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,勾起她不好的回忆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楚夜在水天音门口徘徊半天,终于还是离去。

        他刚走,水天音便从另一个方向回来,看着前方那一道略有些熟悉,又有些落寞的身影,水天音凝望。

        “他们回来了?”

        她在比试结束后,就直接回了群英阁,不知不觉中,她一直在注意着隔壁的动静,可是首轮比试结束,所有人都回到了群英阁,楚夜他们的房间,却一直没有动静。

        水天音性格孤傲,自然不会找人询问,所以不知道楚夜他们已经被安排住在且停楼了。

        她看到了楚夜的背影,但又不确定那是不是他。

        驻足半响,她叹息一声,道:“我何必管他,今生最好永远不要再见才好!”

        如是想着,她转身回房。

        楚夜来到马未名的房中,此时马未名却不在房中。

        天色渐暗,夜幕降临。

        楚夜大概等了十分钟,马未名就回房了,手里提着餐盒。

        “楚哥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马未名把手里的餐盒放下,忙给楚夜倒茶。

        楚夜道:“我刚来,你吃过饭了?”

        马未名道:“还没呢,这不约好了魏涛喝酒,我刚才去食堂打包了些下酒菜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已经约好了吗?”楚夜面色一喜。

        马未名道:“恩,魏涛这个人很随和,似乎也很好酒,我一说晚上请他喝酒,他当场就答应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行,我去那边的亭子等你,你可以去叫他的?!?br />
        楚夜提着餐盒,来到群英阁花园中的一个亭子里。

        此刻,在花园里痛饮的人,不在少数。

        封旗夺令,不单是全真道选拔弟子的盛宴,失败者们,也会借着这个机会,广结天下英豪。

        俗话说,多个朋友多条路,大家都希望能在这里结识到更多的朋友。

        楚夜在亭子里,把餐盒打开,摆好下酒菜,然后从储物袋中,拿出当初让她和水天音差点成为死敌的东西——花雕酒!

        这两坛花雕酒他一直留着,准备当做证据,找姜云秋后算账,没想到现在却派上了用场。

        “魏兄,对不住了!”

        楚夜自认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但比试前暗中给人下药,他也觉得很不光彩,不过,为了杜小玥,他就只能做一回真小人了!

        花雕酒不会伤及根本,最多也就是让人腹泻一晚上,虚脱无力而已。

        当初,强如水天音都承受不住那药力,更遑论练气十二层的魏涛。

        约莫一刻钟之后,马未名和另一个年轻男子有说有笑的走来,楚夜放眼看去,那男子看起来有些老成,大腹便便,看起来至少得有一百八十斤。

        不过,这个人的长相,倒的确随和,脸上一直挂着笑容,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。

        不用猜想,此人,肯定就是杜小玥明日的对手魏涛了!

        马未名领着魏涛来到亭子里,当即介绍道:“魏兄,来,我给你介绍,这是楚夜,当初我在试炼场争夺令牌的盟友,楚哥,他就是魏涛,也是好酒之人!”

        “幸会幸会!”

        楚夜立即伸手,笑道:“我本打算找马未名喝几杯,听他说你也是好酒之人,便想着同饮一番,交个朋友?!?br />
        他信口胡诌,总之不能说自己是刻意来请魏涛喝酒的。

        魏涛笑着,肚子上的肥肉就跟着抖动:“原来是楚兄,你的大名,我可早有耳闻!”

        魏涛朝楚夜竖起大拇指,道:“敢那么明目张胆得罪水天音的,群英阁中,楚兄可谓第一人,在下实在佩服佩服!”

        “嗨……别提了!”楚夜道,“我也是被人坑了,早知道她是水天音,我都不带招惹她的!”

        “哦,难道这里面,还另有内情?”

        “当然,魏兄,咱坐下边喝边聊,容我慢慢道来!”

        落座后,楚夜当即打开花雕酒,酒香扑面而来。

        “恩,好酒,好酒!”魏涛凑上前去,用手在坛子口扇了扇,闻着酒香,十分享受。

        然而,当马未名看到花雕酒后,立刻明白了楚夜的用意,脸色露出惊讶的神色。

        楚夜立即给马未名使了个眼色,然后倒上三碗酒,道:“没有杯子,咱们就直接用碗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用碗才喝的爽快嘛,古人说大口喝酒大口吃肉,武林豪杰,都是用碗痛饮的!”

        “既如此,那咱们先干一个!”

        “好,干一个!”魏涛爽快的端起碗来。

        马未名却是一脸苦涩,道:“楚哥,魏兄,我突然觉得有些不舒服,可能感染风寒,不能喝酒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魏涛眉头一皱,道:“马兄,刚才不还好好的吗?”

        楚夜道:“别扫兴啊,大热天的感染什么风寒,来来,把碗端起来!”

        马未名委屈的像个一百二十斤的孩子,他绝望的看着楚夜,心说你这分明就是坑我??!

        他可清楚得很,楚夜这花雕酒里,有强力泻药,当初连水天音都抵挡不住,这要是喝了下去,今天晚上估计就得在厕所里度过了。

        楚夜不断的给马未名使眼色,马未名要是不喝,让魏涛看出破绽怎么办?

        所以,他必须得让马未名喝!

        “马未名,咱们在试炼场共患难过,我也真心认你这个朋友了,这一碗酒,你说什么都得喝了!”

        “楚哥,你说……我们是朋友了?”

        马未名十分惊喜,他跟楚夜相识不久,在试炼场夺令结束后,他无缘淘汰赛,还肯那么尽心尽力的帮楚夜,就是想跟楚夜交个朋友,打好关系。

        朋友二字从楚夜口中说出来,马未名当即噌的一下站起来,端起碗,爽快道:“楚哥,魏兄,我先干为敬!”

        话音一落,马未名咕噜噜将一碗酒倒入口中,面不改色!

        拉一宿肚子又何妨,能交到楚夜这个朋友,值了!

        三人干完一碗酒,便再次坐下,楚夜道:“魏兄,其实你的名号也来群英阁之后也有所听闻,一直想见见,但却没有机会?!?br />
        这番话,完全就是客套话,就好比久仰大名之类的。

        然而,魏涛却直言道:“楚兄,我一个籍籍无名之辈,你应该不曾知晓吧,咱们明人不说暗话,你说,是不是下午抽签之后,你才知道有我这个人的?”

        “呃……”楚夜当时就有些尴尬了,一番客套,居然还直接被魏涛给戳穿了。

        “楚兄,我说话有些直,你别介意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介意,不介意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今天我能来跟你们喝酒,其实也是想交你们这两个朋友,所以……作为朋友,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坦诚相待的?!?br />
        此话一出,马未名的神色顿时紧张起来,他还以为魏涛察觉了花雕酒的异样之处。

        楚夜则一脸淡然,装作无辜的说道:“魏兄,你何出此言?”

        魏兄饮了一口酒,道:“今天首轮比试,你的对手是一个叫杜小玥的姑娘,你们两人的关系应该不浅,所以你直接把晋级的机会让给了她,自己选择复赛?!?br />
        楚夜听着,端起碗跟魏涛碰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魏涛继续说道:“按我推测,那个叫杜小玥的姑娘实力应该不强,而你在抽完签之后立刻找到了我,所以……是打算让我在比试的时候放水吗?”

        笔趣阁 怎样控制自己每天赢500 www.mfri.com.cn最快更新神运武医最新章节。
  • 印度右翼组织成员为特朗普庆生 给海报喂蛋糕 2019-06-13
  • 公众论坛官方网站首页·南方都市报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 2019-06-13
  • 有骨气!外援被中超解约后拒绝回归:宁愿少赚2千万 2019-05-22
  • 尼斯湖里有啥?新西兰学者欲探测“水怪DNA”揭秘 2019-05-22
  • 中国的强大不是说说而己,不要因为有俩钱就以为成了世界老大 ! 拥有保护财富和维护主权的能力,才是真正强大的标志!(原创首发) 2019-05-16
  • 政协网络在线-天山网 2019-05-16
  • 2018丹寨万达小镇轮值镇长评选 2019-05-14
  • 为人民谋幸福 奋力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2019-05-13
  • 沈阳日报社社长程谟刚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-05-12
  • 2018网络中国节·端午 2019-05-12
  • 服制与古代法律的儒家化 2019-05-11
  • 胡春华在河北调研督导脱贫攻坚工作(图) 2019-05-10
  • 阿富汗塔利班不延长停火 停火期结束后将恢复作战 2019-05-10
  • 50条冬游线路邀市民畅游京郊 2019-05-09
  • 牢牢抓住新时代广东发展的关键重点——三论认真学习贯彻省委十二届四次全会精神 2019-05-08